尹隆河战役:决定晚清军事格局的关键性失败


自从曾国藩的湘军消灭天平天国后,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满清最高统治阶层便以为能够高枕无忧。他们在短时间内就解散了大部分湘军和淮军,以便缩减可怕的防务开支。然而,新的捻军势力却在长江以北突然崛起,再次将紫禁城里的岁月静好击破。

新捻军势力

新的捻军已大量吸收太平军成员

这波江北的反叛势力,被后世学者统称为“新捻军”。主要由太平天国残部和淮北鲁南捻起义失败者拼凑而成。前太平天国的遵王赖文光,带着麾下军事干部加入捻军,为其带去了较为正规的军事制度和战术体系。他们大力推行易步为骑,利用骑兵的机动性优势,不断流窜袭击清军。结果,被清朝依赖为“北方长城”的京师八旗统帅僧格林沁,都在高楼寨一战中被他们杀死。

于是,清朝又启用那些原本已送去养老的汉军将帅。首先派去的是太平天国杀手曾国藩,但他湘军旧部已经遭裁撤过半,就只能率领大批淮军士兵北上。在具体战术运用上,曾国藩也继续祭出自己惯用的“以静制动、重点防河”策略。然而,捻军的机动性已完全凌驾于过于的长毛,让喜欢打呆仗的老帅非常难受。很快,捻匪不仅没有消停,反而从淮河流域向南突入湖北地区。

捻军的主要活动区域和波及范围

随后,清廷被迫撤换曾国藩,换上淮军总帅李鸿章担任钦差大臣。他将被赋予巨大权力,统一指挥各条战线上的湘军和淮军部队。后者也利用来自上海等地的财政支持,迅速聚集起超过10万人的兵力。各支部队以大洪山、桐柏山、大别山等天险为依托,准备从不同方向包围捻军,逐步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。李鸿章自己和弟弟李昭庆率领的主力,专门在河南堵截对方北上。诸如刘铭传、周盛波、郭松林、张树珊等各路悍将,率部从南面的湖北进攻。至于旧湘军名将鲍超,则负责驻扎襄阳镇守,防备捻匪逃往四川。

然而,对淮军的中世纪指挥链来说,很难完成如此浩大的兵团协同。这就给捻军继续内线机动作战,创造了相对有利的客观条件。捻军方面首先向武汉发起佯攻,将南路清军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三镇的防御上去。接着又顺江突入孝感,直抵云梦泽一带。在身后的清军反应过来之前,就突然回师到湖北西部的德安,挑衅驻扎在那里的淮军名将郭松林。后者素来以作战凶悍而军纪不严著称,一经接触就率领8个营的淮军穷追不舍。

曾国藩和他的湘军 对捻匪毫无办法

内线机动的胜利

保存至今的淮军军服

1867年1月11日,捻军将郭松林部引诱到湖北罗家的埋伏圈中。猛将任柱从正面拦住去路,其余分队包抄到敌后进行突袭。随着包围圈的缩小,精疲力尽的淮军也无力组织稳固阵线。在部将曹仁美等人阵亡后,郭的部队已前后损失4000多人。这位淮军大将自己也被捻军俘虏,只是稍后趁机逃跑,才算挽回了自家性命。

1月26日,辗转返回德安的捻军又遭其他淮军进攻。这次带兵的淮军猛将张树珊,以治军